揭开吉林省龙井市法院说的对受害人已经用尽了法律程序的真相

人物
  • 网络整理
  • 2019-04-08 19:08

  
  新上任二年多的法院院长朴仁杰对过去法院积留的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违法案件,在了解了制造违法案件的那些当权者的背景后,依旧不顾事实存在,案件证据确凿、清晰,手续合法的事实,依旧维护已经被其上一任法院院长宣布作废的违法的行政决定,为了不得罪那些制造违法案件的上级领导,明知这个积留案件程序严重违法,依旧不予纠正,采取不作为,乱作为的方式,说是已经穷尽了法律程序,采取不管的方式。
  法院究竟都走了什么法律程序?无非就是对滕奎友的房子先是扣押,然后强行买回,哪一个所谓的程序不是严重违法的?
  对合法的程序用尽,才能叫穷尽法律程序;对完全违法的程序怎么能说是穷尽了法律程序了呢?
  让事实说话:
  受害人滕奎友是个农民,为了生活在2006年合法购买了一栋由龙井市法院委托拍卖行拍卖的370平方米的房子,已经办理了房子的产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的变更、过户手续。
  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拍卖成交后,龙井市法院必须把房子交给滕奎友。可是时任院长的蔡松男拒不交付房子。
  经了解才知道是延边州法院的民事庭庭长马利民托蔡松男从滕奎友手里要回房子,碍于滕奎友已经取得了房子的所有权,不便直接抢夺,只有采取长期扣押不给的办法,逼迫滕奎友就范,主动献出房子。蔡松男院长知道滕奎友是借钱买的房子【年利息就是六万多元】;也知道滕奎友买房是为了养鸡【已经与养鸡场签订了养鸡书面合同】,只要长期的拖着不给,滕奎友是坚持不多长时间的,一直拖到滕奎友妥协为止。
  一场乡下农民与权倾朝野的法院院长之间的房子抢夺战就此拉开序幕。
  蔡松男院长启动关系网,一些权力部门应声而动,从各个方面压制滕奎友,比如:吉林省文化报驻延边记者站记者采访了滕奎友,写了曝光文章,被蔡松男通过关系调走了;延边州政法委副书记郭明俊就以州政法委的名义下发了红头文件,宣布作废滕奎友的房权执照等等;
  对滕奎友而言,压力是空前的,但,倔强的滕奎友致死不让步,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到处上访,历尽坎坷,尝尽酸甜苦辣,结果是状告无门。
  此时,房子已经被扣押五年时间,法院没有任何的扣押手续,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凭的就是法院院长的特权。
  最终, 滕奎友在沉重的精神压力和巨大的经济压力下,于2010年端午节那天死去。
  滕奎友死后,法院新来的金正龙院长,此人就是现任的延边州法院的副院长,是蔡松男院长的铁杆。金正龙院长不问青红皂白,也不了解情况,就直接地公开地对滕奎友的哥哥滕奎林讲:房子不能给,房子不廉价卖给法院,就继续扣压,扣押到什么时候不一定。
  通过五年的对滕家不择手段地打压,终于在2010年12月17日打压成功,滕奎友的哥哥无奈地与金正龙院长签署了一份【息访协议书】,法院退回了滕奎友生前2006年的购房本金【2006年滕奎友买房子的价格是经过法院两次降价后购买的,每平方米仅340元,到了2010年年末,房子的市场价已经达到每平方米两千三四百元了,法院依旧按买房时的价格退款】,就是以十二万元的价格买了滕奎友的370平方米的房子,法律援助了贰拾伍万元。
  滕家用法院给的这笔钱不够还债的钱,加上自筹的钱,还清了滕奎友生前的借款和三十多万元的借款利息,堵住了不断增长借款利息。
  法院抢回房子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有人在延边交通广播电台以八十八万元的价格公开销售滕奎友的房子。
  我们认为:这样的息访协议是又一次新的侵权违法行为,是严重违法的。滕家在坚持了五年维权之后,在白白付出了三十多万元的借款利息之后,在持续增长的借款利息之下【一年利息六万多元】,在滕奎友本人被逼死之后,在金正龙院长继续扣押房子的明确表态下,才被迫签署签署了那份违法的【息访协议书】,能合法吗?
  在这种情况下,滕家继续上访,讨个公道不是合法、合情、合理的吗?
  2013年龙井市法院俞院长通知滕家和东盛镇政府镇长、派出所所长到法院,当面宣告【息访协议书】作废,告诉滕家可以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走司法程序。
  我们数次起诉龙井市法院行政执法程序严重违法,延边州法院都不予立案。
  今天的朴仁杰院长依旧拿着这份违法的【息访协议书】作为解决滕家房子的依据,而不是积极地、实事求是地解决前几任院长留下的违法积案,就是行政不作为,乱作为。
  请问:你们做的对吗?法院不应该是滥用权力的单位;法院应该是讲信义的单位;法院也应该是实事求是地执行法律的单位。
  如今龙井市法院的大厅里,墙面上挂着滚动的宣传屏幕,上面显示着公平、公正、依法办事、廉洁奉公的字样,让人感觉都是糊弄人的或是用于作秀的。
  我们知道写这些材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们只是想通过这些材料来揭发龙井市法院,延边州法院的一些院长在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力如何伤害老百姓的,警示世人提防被侵权。同时,或许也能让上级领导看到下级法院是如何地开展工作的。
  从今天开始,我们会加大上访力度,通过微信、微博和各大网站,国家有关部门揭发法院的违法行为,直接上访最高法院,全国人大,纪检监察部门,一直到法院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为止。
  我们退休以后的生活都消耗在充满坎坷辛酸的维权路上,我们的老年生活过得多么幸福?!只有在中国这样的国度里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幸福生活,我们感到不胜荣幸!
  我们会坚持斗争到底的,永不妥协!!!
  苗福君

  2019年4月7日


本文链接: http://www.erke999.com//renwu/89346.html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电商报 责任编辑:电商报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五元源码铺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五元源码铺”,五元源码铺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五元源码铺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