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之进化——当今的普通话跟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是满人统治有关系_

人物
  • 网络整理
  • 2018-11-05 10:06

当今的普通话,追根溯源,跟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是满人统治,的确有那么点关系。满人入关之前,其实很多人都会说汉语,但说的大抵是那时的东北方言。所谓东北方言,就是融合了众多北方话形成的,很接近今天的普通话。当然,满人也说满语,这个满语,经过努尔哈赤引入蒙文,制成满文,已经成了满人的“国语”,或者叫清语。

入主中原之后,满人统治者一度要求做官的人,无论满汉,一律要学清语,不仅识满文,而且会说满语。就像在全国推行剃发一样,实行征服者的文化改造。然而,清语的推广,却不了了之。原因是满人自己,包括皇帝也不喜欢“自己的语言”。因为这样的文字,仅仅是最高层出于政治目的生造出来的,没有多少群众基础。这个文字里,没有传说,没有诗歌,更没有故事。相形之下,汉语里什么都有,特别是有满人极其喜爱的《三国演义》。在没入关之前,满人就是双语并用。入关之后,论武力,他们是征服者,论文化,他们则是被征服者。

皇帝从小读书,就是只重汉文,不重满文,教满文的谙达,根本没有地位。皇帝尚且如此,时间一长,别说汉臣不能说清语,就连满人大臣也不会说了。大家都在说官话,所谓的官话,就是今天东北话和北京话的混合体。清朝是满人当家,只能如此,进入民国,北洋政府时代也如此,定都南京的国民党政府,高层大多为南方人,还是如此,那时的国语,跟现在的普通话,基本差不多。

几千年中国的文字,都是统一的。这首先要归功象形字,音义可以分开,虽然中国人都说方言,方言之间,很多都风马牛不相及,但不耽误用同一种文字沟通。其次,要归功于科举考试,如果不是持续1300多年科举考试,无形中在文化人中贯彻了“书同文”的意志,即使是象形文字,也一样会在使用中出现歧义,有些地区,会逐渐根据自己的方言,造出自己的汉字来,别的地方根本就不认识。每次科举,虽然取士不多,但大士绅带小士绅,所有习文之人,读的都是一样的书,写的都是同样的文章,写出的东西,自然同文同义了。不可能出现广东读书人写的东西,跟山西人不是一种文法的情况。

文字如此,说话也类似。做官的人,必须说官话。当年本省人不能做本省的官,一省的官场,官员们都来自五湖四海,大家如果各说方言,漫说同僚之间无法沟通,就是上下级之间,也没法对话。再说,清朝的规矩,官员上任,皇帝必定要召见一次,哪怕小小的县令也是如此,如果被召见的时候,一口土语,那么你说什么皇帝都不明白,没法留下好印象。所以,不会官话,对仕途很不利。

戊戌维新期间,梁启超办时务报,声名大振,光绪皇帝召见,然而梁启超一口广东新会土话,皇帝努力听了半晌,一句不懂。按清朝惯例,举人接受皇帝召见,得赏翰林的,最次也得给内阁中书,但梁启超却什么也没得到,只给了个六品衔,在当年,等于什么都不是。其实,当年康有为的官话也说得不怎么样。他接受召见,后来吹嘘说跟皇帝讲了两个多小时,其实不到一刻钟,就这一刻钟,皇帝也没听懂几句。

一个国家,必定得有一种通用的语言,否则一国之民,交通往来,通商行旅,都非常不便。方言虽好,但毕竟人们不可能以方言相沟通。无论南方人怎么不舒服,中国采用北方味的语言作为国语,就适用人口和通行性来说,还是合适的,不好因为有清朝的背景,就一笔抹杀之。历史上,中国北方地区的长期民族融合,胡人汉化,汉人胡化,使得北方各地方言,有了最大的相似性,不像南方,每个县的方言都不一样。反过来,如果采用粤语作为国语,广东境内就未必能统一,放到外面除了广东人谁都不懂,推行难度会大上不知多少倍,以至于根本行不通。所以,即使孙中山做总统,民国也不可能用粤语作为国语,连孙中山自己,也学官话,否则他根本就成了不了同盟会的总理。从留下来的录音看,他的官话说得还相当地道。至少,我这个一句粤语不懂的人,完全听得懂。

本文链接: http://www.erke999.com//renwu/66315.html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电商报 责任编辑:电商报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五元源码铺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五元源码铺”,五元源码铺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五元源码铺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